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妈妈,你又不是医生,为什么还要上班?

发布时间:2020-02-11 09:17:46    作者:    来源:    【郧西周刊】   

  对于我来说,轻松愉快的日子还停留在去年腊月二十八。我是县里公安系统的一名民警,爱人是乡镇政府职员,两人约好提前向单位请两天假,二十八一早带着孩子回竹山老家过年。后备箱装着娃儿们的新衣服和各种吃食,车里播放着“阳光彩虹小白马”,哥哥打电话给爷爷让做他最喜欢吃的炒鸡公,弟弟安静的窝在我怀里睡觉,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爱人聊着家常。和中国绝大多数家庭一样,欢喜着奔向团圆。


  一觉醒来,似乎一切都变了,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电视里、手机里、抖音里到处都充斥着病毒的气味,我和爱人都有些不知所措,只能不停的关注着最新消息。中午12点,武汉“封城”,我们彻底慌了,我赶紧奔去村卫生室勉强买了支体温计(那时卫生室的口罩都已经卖完了),开始了给家人量体温,爱人不停的劝告爷爷奶奶,不要招呼邻里相亲到家里玩,也不要打招呼聊天。家里瞬间失去了过年的气氛,变得焦虑不安,我害怕前期可能接触过潜伏期人员,又害怕后期不小心接触到潜伏期人员,甚至都不知道此时自己和家人是否是安全的,只能不能的刷手机,可是刷完手机更焦虑不安。


  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一天,直到初一下午五点,终于等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通知全县公安机关进入战时状态,市内所有休假人员明日全部返岗上班。此刻,我反而安心了,挂断电话,迅速收拾行李。爱人问我,刚才还怕的惶惶不可终日,怎么一接到单位去上班的命令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呢!我说,我不怕病毒,可我怕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现如今的状况,都明白待在家里肯定比出去安全的多,但是家人都没有劝我留下,爷爷奶奶一边帮我收拾吃的,一边嘱咐我胃不好要按时吃饭,爱人沉默,哥哥安静,只有2岁的弟弟还沉浸在过年的氛围里,缠着爸爸给他放烟花看。哥哥过来问我:“妈妈为什么我们才回来的,你又要走呀!”我说:“因为外面有传染病,妈妈必须要回去上班”,“ 可是你又不是医生,为什么要上班”,“可是妈妈是警察”。晚上,一向稳重的爱人开始和我闹情绪了,一会问,你走了2个娃子怎么办,我可照顾不了,一会儿又问,你走了娃子没有尿不湿怎么办,过一会儿又问,你走了娃娃们想妈妈怎么办,我理解他的心情,明知道家人可能会面对危险,能做到大义凛然的不多,可不得不支持,又不得不担心。第二天一早,临出发前,爱人抢着坐到驾驶室,给出个很呛人的理由,你连回去的路都整不明白,我不跟着,你能一路北上去支援陕西警方。我傻笑着,没有戳穿他,也没有矫情的阻止,我知道他作为乡镇干部,提前返岗也是早晚的事,简单的给爷爷奶奶交代几句,就一起启程了。


  出来了才知道外面的真实情况,和手机里报到的一样,全部都封了,每一个乡镇都设有卡口,安排好几名警察执勤,我们拿出警官证、单位证明等所有证件,才好不容易上了竹山宝丰高速,一路急行赶往郧西。在郧西高速出口等待登记量体温的那一会儿时间,我看到2个刑警队的,1个治安的,还有好几个城关所的民警都在亮身份出高速,他们和我一样, 都是因这次疫情被紧急召回上班的。


  爱人直接把我送到单位楼下,办公室几乎没有人,听说都出外勤了,我被安排在后勤保障组,主要负责疫情期间单位相关物资的购置和配发,做好日常工作的上传下达和相关信息的收集报送。相比外勤民警巡查各种市场和在卡口执勤,我的工作算是比较轻松,危险系数也较低,我还是努力做好手头上的每一件事,尽可能的给外勤民警提供便利。我想既然被单位召回,就证明我被需要,有时候,被需要也是一种幸福。


  正月初八以后,明显感觉到很多外勤民警支撑不住了,他们从去年腊月就没有休息过,大年三十和初一全天24小时都在宣传和巡查县城“禁鞭”工作,初一凌晨3点多工作群里还有他们发出的工作图片。现在单位已经是全员出动,没有警力可调整了,我和其他的2名后勤人员商量了一下,决定由我们去卡口执勤,换年长的民警调休,领导犹豫了片刻答应了,如今的形势,已经不需要岗位的区别和性别的优待,只要还有精力那就可以上。卡口执勤工作任务并不难,只要不是文件上规定的“六种车辆和四类人员”,就不允许放行,同时还要劝返随意外出人员。真正艰难的是连续8个小时的站岗,从下午1点到晚上9点,大概站2个小时以后背心就开始疼,4个小时以后肚子开始疼,6个小以后脚板开始麻,然后浑身疼。后几天天气恶劣,雨夹雪还有大风,站在卡口桥头,一阵冷风吹过,刺骨的寒意从头发丝渗到了脚板底,怕要上厕所又不敢喝热水取暖,只能来回踱步。还好我们几个女同志还是坚持下来了。


  我执勤的卡口离我娘家不到500米距离,回来至今还没有见过家人,第一天去执勤路过家里小区时,特地我给父亲打了电话,他们全都出来看我,父亲母亲、2个哥哥嫂子还有好几个侄娃,站在阳台排成一排朝我招手,隔着上百米的距离,相互问候几句,就算是我年后和家人正式见的第一面。晚上看到母亲在家人群里发消息:以前总觉得吃财政饭好,工作轻松没有压力,可是遇到危险了,家里最心疼的一个却在最前头。后几天执勤路过家里时,就远远望几眼阳台,不给他们打招呼了。


  正月十五,一个万家团圆的日子,我中午提前一会儿下班,到家里炒了4个菜,用打包盒装好,带到单位值班室和外地的同事一起吃饭,就算是团圆了。大家分散坐开,调侃说这是一个需要保持距离的团圆饭。我把饭菜的照片发给爱人炫耀,他吃味儿的说,都没见你对我这么上心过,平时我俩在家的时候,不是让我点外卖就是让我做饭。我认真反思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样,并决定等他回来了,亲自给他做一顿像样的饭菜,不需要他插手,不需要他洗碗,可是现在都不知道他啥时候能回来。晚上,父亲不干了,非得让我过去吃饭,说就算有病毒也不怕我传染,自家姑娘现在连家都不能回了,好说歹说最后才打消了他的念头,然后我站在院外,隔着铁栅栏,父亲递给我一钵鸡汤说:你妈把好肉都给你盛来了,每顿多吃点儿,不要怕长胖,胖了抵抗力才好”,我接过鸡汤赶紧转身走了,害怕父亲看见我掉眼泪。回家的路上我想发一条朋友圈:这个元宵节,有多少家庭,失去了父母或孩子,无法团圆;有多少家庭,为了父母和孩子,不能团圆。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发出去,朋友圈里大多是同事和亲人,怕同事看了说我矫情,我们哪一年过节不是这样,怕亲人看了说我可怜,今年过节又是这样。


  正月十六,中午爱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问一下,县城哪里还卖有手持宣传喇叭,政府需要30个。撂下电话,我就赶紧发朋友圈呼吁,在工作群、亲友群、小区业主群到处咨询,可是现在喇叭和防护物资一样都是稀缺品,忙活了半天,还是没有筹集到。爱人嘲笑我说,你啥时候对我的工作这么上心了,我开玩笑,为人民服务,我是认真的。其实我是不好意思告诉他,如果我买到了,他回来运物资的时候,我就能和他见一面。从初三一早分别,我和他都在自己岗位上忙。


  孩子们天天都和我视频,哥哥总是问我,妈妈你和爸爸啥时候回来接我们呀,我告诉他很快了,再安心等几天。看着视频中两个孩子打闹,感觉很暖心。


  严格说,我还不算是一线警务人员,工作虽然忙,起码能天天回家,家里虽然冷清,起码能吃上口热饭,我时常想那些奋战在最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在隔离区24小时执勤的警察和乡村抗疫普通干部,他们这么多天是怎么过的。


  这个春节,总是容易感动,看到一篇报道会感动,看到一张图片会感动,看到阳光出来会感动,看到同事的笑脸会感动。2020年,疫情的突然造访,也许就是为了提醒我们,学会付出和珍惜的。


( 责任编辑: )
分享到: 收藏
相关信息
【郧西在线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郧西在线”、“来源:郧西周刊”或“来源:郧西在线论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郧西融媒体中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郧西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6229206 0719-6230927

热图推荐

数字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