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河文化 > 文学作品 > 散文 > 正文
也写春天

发布时间:2020-03-25 15:14:51    作者: 张斌    来源:    【郧西周刊】   

              


        苍苔映阶,花气满径。世间的生活,半随流水,半依尘埃。

   喜爱黄牛背上牧笛的清脆悠远,石桥拱下小溪的喧腾浅笑。还有古道边屋檐旁的斑驳沧桑的老柳,也年复一年,落了又生,黄了又绿,扛得一头好须发,每年都有永远相同又不同的葱茏葳蕤。岁月从不会厚待谁、菲薄谁,就像三月天浓淡错落、杂花参差的原野。临窗掩卷,谛听心灵的呼吸与低语:乾坤一夜雨,草木万方春,总会触摸远山林梢的青翠欲滴,总能仰视云白风轻的疏朗闲适。一颗鲜活的心, 似嫩芽初萌,只要晨晖能看到它,便满是碧绿的翡翠在上面跳跃,时间肯定会悄然定格一会儿,等待氤氲的暗香萦绕,徘徊弥漫。

  被唤醒的花草,早晚得走入时光深处,不得不枯萎凋零。因此它们牢牢铆住这段静好暖意,奔涌迸发了整个冬天蓄积浆染的精髓和骨血,绽放昭显出全部的风姿和颜色。生命太短,根本没有多余的闲暇输给遗憾。

  唯有无处不在的风,远眺彩霞,低吮露珠,游刃有余的穿过街巷和篱笆,捎带来淅淅沥沥的雨水,让人的心绪浸泡在长天里漂洗,和城镇乡村一起湿润而空明。这辰光,最合适撩开铺盖,摞起枕头,听鸟鸣,猜风语,数雨落;要么一人闭门烹饮,邀一片青山入座,请一条大河作陪。茶亦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无须花,歇笔揽镜,樵山渔水。

  把目光牵长些,再长些。 打坐在这长花长草长庄稼、有风有雨有阳光的季节,舒展一种另类且安分的奢侈,给我们疲惫的灵魂敬上一杯薄酒,将所有尚能感怀的履历,掰一半拿来品尝,藏一半留着回忆。

  天地吻合之际,涨满了最富含生命感的柔软而蓬勃的色调。

  雾过林海,雨沁山崖。宛是一位东方大家的名字:村上春树。


( 责任编辑: )
分享到: 收藏
相关信息
【郧西在线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郧西在线”、“来源:郧西周刊”或“来源:郧西在线论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郧西融媒体中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郧西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6229206 0719-6230927

热图推荐

数字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