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河文化 > 文学作品 > 散文 > 正文
怀念我的外婆外公

发布时间:2020-05-18 08:24:01    作者:李秀峰    来源:    【郧西周刊】   

     “无花无酒过清明,气壮河山战疫情。赤子追思随雨洒,吟诗远眺报康宁。”庚子鼠年,开局很悲壮,但中国抗疫形势向好,目前许多国家都在积极抗疫。又是一年清明时节,按照规定我们将不能现场祭祀,我也只能在网上祭拜聊表寸心。

        “娃啊,你外婆,走了......”去年春季的一天,父母给我打来电话,电话那头,老父老母哽哽咽咽。唉,刚熬过2019年多雨的清明,外婆九十多年的人生停摆。阳春三月,万事成空。年近半百的我将常忆外婆在梦中。一想起外婆的梁家川,我就变成外婆家门口那棵桃树上的馋孩子。

        少年夫妻老来伴,据说外婆走的那天外公老泪纵横,哭得死去活来,他硬是要找一根绳子悬梁自尽,好尽快去追赶外婆的英灵,幸亏当场被一大帮晚辈劝阻住了。此后,外公的精气神一蹶不振,一个多月后,外公也走了……就这样,2019年的春天无情地先后带走了我可亲可敬的年近百岁的外婆、外公。

        外婆、外公的音容笑貌永远珍藏在我的内心深处。记得外婆比外公大几岁,裹着小脚,说话很缓慢很和蔼,对我很疼爱。小时候,特别是土地承包到户之前,我家一旦烧火断顿了,母亲就带着我和弟妹去外婆家度饥荒。外婆总是把好吃的留给我们。外公也很善良,退休前他当过小学校长。在今天看来虽然外公学历不是很高,但是他在旧社会念过私塾、在解放后读过高小,国学基础扎实的很,教学有方,桃李满天,在当地堪称一代宗师。少年时代,我经常听外公给我讲故事、讲诗词、讲古文,让我猜谜语、对对联,教我写毛笔字……我能够走上教书育人之路、喜欢文学艺术也跟外公的熏陶有很大的关系。

         2018年秋天,在小舅的开车护送下,母亲专程把九十多岁的老外公接到他阔别大半生的郧西县城玩了几天。外公对县城的崭新变化赞不绝口,他对渡春桥记忆犹新,桥上的几幅石刻对联他还能够背诵出来。那几天,我抽空用手机给外公拍了几张照片保存在网络空间里。没想到,那是外公最后一次照相,也是最后一次和我相聚。

        祈愿外公、外婆九泉之下常相伴、再叙百年伴侣情……


( 责任编辑: )
分享到: 收藏
相关信息
【郧西在线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郧西在线”、“来源:郧西周刊”或“来源:郧西在线论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郧西融媒体中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郧西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6229206 0719-6230927

新闻排行

热图推荐

数字报

更多>